吴金光:曾经的国家民委副司长,跨界民族学者,带你探秘裸体原始部落!

来源:走吧网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2日 浏览量:

  吴金光,1957年生, 1977年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1982年毕业后分配到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外事司,曾任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国际交流司副司长。现任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上海复旦大学特约研究员、陕西师范大学特约研究员及CCG(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约高级研究员等。 

  曾代表国家出访88次,涉足68个国家和地区,有着丰富的民族外事工作经验和外交工作经验,先后出版《真实接触》、《走近世界民族》和《闲草集》三本书,此外,在国家级报刊及学术期刊发表了有关研究跨界民族与世界民族成果等学术文章近百篇。现为中国艺术摄影协会会员,中国探险协会会员。  

  

Q1: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一位特殊的旅行达人来到《走吧有约》,他曾经是国家民委副司长、同时也是跨界民族研究学者、原始部落探险家,欢迎吴金光司长给吧粉们做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吴金光,1957年生,1975年至1977年在延安插队,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1982年毕业后分配到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外事司,一直干到2017年退休,整整35年从事民族领域的对外交流工作。  

  由于工作需要,我先后出国88次,跑了5大洲的68个国家和地区,主要是民族领域的高层交流,中国少数民族对外文化交流,如参加国际民间艺术节等,还有民族领域的学术交流,如参加国际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的世界大会等等。现在是中国艺术摄影协会会员,中国探险协会会员。

Q2:过去几十年间,您曾长期参与我国少数民族对外高级别交流工作,代表国家出访88次,涉足68个国家和地区,这期间都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难忘的经历真的很多,一次我陪我们的委领导访问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澳大利亚与我委对口的单位居然是澳大利亚移民和民族部。澳大利亚使馆给我们特殊的礼遇,免签证,这是很少见的,所以,我们在广州白云机场出境的时候就遇到了麻烦,边检看我们没有澳大利亚的签证,只有使馆的一封信,不敢放行,怕我们这么高级的代表团在澳大利亚入不了境,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我把我们国家民委和澳大利亚的移民和民族部是对口部门,澳驻华使馆已经将我们代表团的信息发给了澳大利亚的所有口岸等等告诉了边防,边防只好半信半疑地放行了。到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内阁礼宾官早早就等在机舱门口了,我们完全按照重要客人待遇,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澳大利亚,开始了我们的正式访问。

  结束澳大利亚的访问后,我们直飞新西兰的南岛城市克莱斯特彻齐市,在克市访问结束后,主人把英国女王的专机调来,载我们全团飞往新西兰首都惠灵顿,据说,这架专机只有在英国女王访问新西兰的时候用过一次,此后,再没有用过,我团是第一个用女王专机的团,以后恐怕也不会有人用了。

  再一次还是陪这位领导访问埃塞俄比亚,埃总统会见我们领导后,还亲自给我们团安排专机,由他们的文化部长陪同,访问拉里贝拉市和阿克苏姆市,接待规格很高。 

Q3:您长期在我国的民族战线上工作,对少数民族非常有研究,而少数民族地区也是重要的旅行目的地,能否为旅行爱好者推荐几个有特色又比较小众的少数民族旅行目的地? 中国的少数民族旅行目的地很多,我推荐几个:

  1、内蒙古恩和俄罗斯族自治乡,就是中国地图鸡冠子那个地方,可以住在俄罗斯族民宿,河对面就是俄罗斯。  

  2、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吉木乃县,看那里的哈萨克族边民的生活,他们的夫妻哨所和升旗仪式。

  3、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达里雅布依村,探访那里的克里雅人,他们在那里生活400年了。

  4、云南怒江地区,看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少数民族的生活,坐溜索,看纹面,再喝一杯奇特的“三江并流”酒,怎么喝,不解释,到那里你就知道了。

5、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看当地的佤族和境外的佤族怎么交流。

  等等,不一一而举了……  

Q4: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旅行就是去看不一样的风景,体验不一样的生活,品尝不一样的美食,能否从旅行的角度来介绍一些我国少数民族比较独特的风俗习惯和美食。 

  彩虹因为色彩斑斓而美丽,世界也因为民族的多元丰富而精彩。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风俗习惯,主要表现在房屋建筑、服饰、文化活动和饮食上。

  例如藏族常年生活在高原上,高原气候早晚温差大,所以他们的衣服常常是一个袖子不穿,早上下地就穿上袖子,中午热了,就脱掉一个袖子。他们常年吃肉食,不吃蔬菜,但不缺维生素C, 因为,他们爱喝砖茶,砖茶可以补充维生素C。

  蒙古族的服装不用多说了,但牧民都配刀,主要是吃手把肉的时候,用刀切肉,他们的美食有一套程序,一般来讲最尊贵的客人,要在烤全羊的背上划一刀,羊头的肉也要先给最尊贵的客人吃,后面是唱敬酒歌,客人接过碗要用右手的无名指沾三下,敬天、敬地、敬人。

  云南的佤族认为他们的祖先来自葫芦,是从山洞里走出来的,他们的饮食有像蛆一样的虫子,蛋白质非常多,还有罂粟壳炒的菜,但和那个罂粟不是一回事。  

  另外,大多数南方的少数民族都喝米酒,看上去度数不高,但一旦喝醉就很难醒过来。少数民族有趣的风俗习惯还很多,有机会还是请大家自己去体验吧。

Q5:其实您更加细分的领域是跨界民族研究学者,能否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叫做跨界民族,中国都有哪些跨界民族? 

  跨界民族就是因为政治原因划分边界,把一个民族人为地分在两个国家的边界线两旁的民族。中国的陆路边界面积2.2万平方公里,其中1.9万平方公里都在少数民族地区。中国与14个国家为邻,共有30个跨界民族。  

  跨界民族分为三种:一是这个民族在两个国家都是主体民族,如朝鲜和韩国,原来的东西德国;二是在一国是主体民族在邻国是少数民族,这就多了,如我国的俄罗斯族、哈萨克族、京族、汉族等等;三是在两个以上国家都是少数民族如苗族、佤族、傈僳族、景颇族等等。  

Q6:经您这么一说,很多人才知道苗族、佤族、京族等等中国的少数民族,原来在国外也有不少人,他们目前在国外的生存状态如何? 

  苗族主要分布在我们南方的邻国,还有东南亚国家、美国和欧洲等国,约100余万。他们在外国叫“蒙”。他们在有些国家还是以难民的身份生活,但他们的后代已经成为中产阶级了,有当牙医的,有当律师的。  

  佤族主要在缅甸的佤联邦,人口已经超过100万了,我国境内的佤族才30多万。佤联邦是缅甸最大的民族地方武装,经济和社会发展比较落后,他们时时处处学中国,与缅甸政府的关系紧张,与我国的佤族关系很好。

  京族最好分了,就是现在越南的主体民族---越族,约8000多万,只要知道越南的情况就行了,越南有54个民族,越族是主体民族。

Q7:大多数人比较关注国内的少数民族,但很少关注世界少数民族,您对世界少数民族也很有研究,能否简单地介绍几个比较知名的世界少数民族。 

  先说说土著民族,土著民族是指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后来外来移民进来了,然后反客为主,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土著民族在北美洲、南美洲和大洋洲的叫法也各不一样,在加拿大称作第一民族,在新西兰称作毛利人。这些国家的土著人一直在为争取他们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受教育权利而斗争着,联合国也很重视土著人问题,呼吁有关国家重视土著人的各项权利。 

  

  还有就是著名的吉普赛人,正式名称叫辛迪罗姆人,主要分布在欧洲和美洲,人口约1000万至2000万左右。辛蒂罗姆人在德国已经居住了600多年,但过去一直未被德国政府承认为一个正式的少数民族。经过辛蒂罗姆人长年坚持不懈地努力和斗争,近几年终于被德国政府承认为德国4个少数民族之一,其余三个是:佛利滋人、丹麦人和索布人。

  据辛蒂罗姆人自己介绍,“辛蒂”是印度北部一条河流的名称,“罗姆”意为“人”,合起来就是“居住在辛蒂河畔的人”的意思。约在公元10世纪由于遭到突厥人的入侵,辛蒂—罗姆人自印度迁出到达欧洲。

  辛蒂罗姆人自成为遍及世界各地的浪荡民族以来,备受歧视和压迫,处于社会底层。辛蒂罗姆人是他们的自称,听上去有些陌生,但只要提到“吉卜赛人”就再熟悉不过了。 

  全世界的辛蒂罗姆人约三分之二集中在东欧,从15世纪后半叶起,有关国家开始对辛蒂罗姆人采取限制措施,迫害他们的法令和条例层出不穷,仅在德国和奥地利就有68条之多。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辛蒂罗姆人约有十分之一死于纳粹集中营。从20世纪60年代起,辛蒂罗姆人的组织相继出现,总部位于德国海德堡的辛蒂罗姆人中央委员会就是其中较有影响的组织之一,他们领导着全德国约50万辛蒂罗姆人为争取平等和政治经济权利而斗争。

Q8:您还是一位原始部落探险家,去过多少原始部落,能否给大家说说原始部落中的趣事?  

  我主要说说探访巴西原始森林里的印第安人部落:

  我们的大卡车穿行在原始森林中,路是坑坑洼洼的,我们不仅要扶稳,还要不时地躲避路边的树枝或树干。就这样跌跌撞撞地坐了半个小时的车,终于来到了这个村子。该村的印第安人叫“雅马拉比底人”,约200多人,分别居住在6个大茅草屋里,这些茅草屋环绕在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操场上。操场中央有两个小茅草棚,是村落举行集体活动的场所。我们来到村子中央的小棚旁,不禁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村子里的印第安人无论男女老幼全是裸体。男人们正在往自己身上涂着自制的涂料,绘画着各种图案。  

  我们被带到一个长者面前,陪同我们的塞瑟尔告诉我们这是酋长,酋长热情地向我们伸出手,握过之后,塞瑟尔说,你们已经成为他们尊贵的客人了。酋长一边同我们交谈一边往自己身上涂颜料,其他印第安人也围过来与我们攀谈。看着他们坦然自若的样子,我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像他们穿着衣服,我是赤条条的。

  我注意到在草棚里有两个已装饰好的夸鲁普树干,两个老人正在对着它们摇着沙锤,吟唱着什麽。酋长说,村子旁还有一所5年制小学,用葡萄牙语教学,毕业后可去其他地区继续上双语制中学,乃至大学。塞瑟尔说,从人种学上看,他们属蒙古人种,可能是数万年前从亚洲越过白令海峡来到这里的,就整个村落的社会结构和文化生活看,他们至少生活在2万年前的原始社会。塞瑟尔自豪地说,附近的部落已开始与外界有了沟通,接受了现代文明的一些影响,如不惧怕生人,会交换或出售手工艺品,会使用自行车和拖拉机等等。

 

  我们跟着塞瑟尔沿着一条小路,钻过丛林,约15分钟后来到一片开阔地带。塞瑟尔指着一条小河说:“看,那就是辛古河,这里的印第安人视其为神河。”我们赶紧跑到河边,只见河水清清,一眼见底,小鱼成群结队游来游去,悠然自得。河两旁全是茂密的树林,郁郁葱葱,阳光映照下,真是一片人间仙镜!突然“扑通”一声,塞瑟尔跳进了河里,尽情地游开了,同来的一位小姐竟穿着衣服也跟着跳了下去。塞瑟尔招呼我下去,我心想没带游泳裤怎麽下水呢?看着他们玩得那样开心,我也顾不上那麽多了,穿着三角裤衩就下去了。水不凉也不热,温呼呼的真舒服呀!小鱼们不停地在我身上舔来舔去怪痒痒的。

  常在城里呆着,这种纯自然的风景简直令人发狂。突然,一幅我从未见过的美景展开了。只见村子方向的小路上飘飘然然走来三个姑娘,她们身材均匀,一丝不挂,头上顶着水桶,说说笑笑,全然不理会我们在那里游泳。我看塞瑟尔没有回避的意思,三个姑娘也没有回避的意思,一切都是那么自自然然,平平常常。她们大大方方地从我们面前走下水,向对岸趟过去,然后把水桶放在岸上,开始嬉水、游泳和打闹,旁若无人地上岸往身上打肥皂,来回搓着,然后再跳下水去冲洗,打完了,闹够了,姑娘们把桶打满水,顶在头上向我们走来。我简直看傻了,站在水里半天没动。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还不快照相呀。我如梦初醒,快步跑上岸拿起照相机齐力喀嚓猛照了一通,三个姑娘没有丝毫胆怯、害羞的样子,仍然是坦坦然然地从我们面前走过。我不停地照着,真恨没带变焦距镜头,能抓拍出更好的照片来。望着渐渐远去姑娘的背影,我足足发呆了一刻钟。天地人天然合一,简直-----太美了!!!这张照片《汲水姑娘》曾获得2006年国际清水摄影比赛大奖。

 

Q9:中国已经没有原始部落了,大多数发达国家也已经没有原始部落了,如果作为普通人能够到达的旅行目的地,您比较推荐哪些原始部落? 

  我推荐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的翁丁原始部落公园,旁边还有真正的原始部落,还有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克里雅人。  

Q10:您现在已经退休了,开启了新的人生,下一步都有哪些旅行和研究计划? 

  主要是补课,去一些我没去过的国家,如以色列、南非、肯尼亚、秘鲁等等。二是在国内继续考察我国跨界民族的情况,希望能沿着陆路边境走一圈,把30个跨界民族都看遍。三是在各地参加一些学术会议,给自己理论上提高一步。  

 

  Q11:谢谢吴司长接受《走吧有约》的访谈,吧粉们热爱旅行和自驾,更关注不一样的旅行,也感谢您的访谈让吧粉们增长了新的见识,最后还是请您给吧粉们说几句吧。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希望大家在有生之年,多跑一些地方,同时多写一些游记,多拍一些照片,老了后,整理这些资料编辑出书。也可以和其他朋友多交流,既要有诗,也要有远方。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